乐色安澜

曦澄女孩,在线沙雕

〔多cp〕双向暗恋(的表白)

*严重ooc(好像挺雷的)

*满满的私设,情景全靠自力更生(想象)

*如果有雷同,纯属巧合(我的错)

*写的太菜求轻喷

*满满的沙雕欢脱(为了挽回尊严,我还思正经了一哈)

――――――――――――――――――――――

忘羡


魏无羡:蓝湛,你你知道的,修鬼道会有损心性,很多东西,我也许就不记得了。


蓝湛:嗯。(*忘记很多东西=忘记我的好=不要我了!!!*)



魏无羡:蓝湛,我们回莲花坞一趟吧。



蓝湛:为何?(*是我做的菜不好吃,是我的忘机琴不能当琵琶弹,还是你不喜欢我了吗,呜呜呜*)


魏无羡:我想在那里创造很多至少现在我可以记住的东西,关于我们,只有我们。然后我们去云游可好,我想陪着你,现在,未来都陪着你。(被蓝湛紧紧抱住)


蓝湛:魏婴,我心悦你。


魏无羡:我的傻蓝二哥哥,我也是……来亲一个!! (开玩笑,我夷陵老祖能正经几秒)


蓝湛:你……(*想,,想,,……*)


(* *:来自姑苏某泽姓男子的友情翻译)







曦澄


蓝涣:晚吟,怎么又受了伤?(好心疼,怎么可以这样对自己,呜呜呜,我的宝贝)



江澄:无碍,心中不爽利,猎了几头妖兽。(你去相亲我当然不爽。)


蓝涣:那也不可这般,你是江宗主,不仅是自己,你还有莲花坞,还有爱你的人 ,所谓……(日常叨叨)



江澄:行行行,你今天来是干嘛呢?(敢提相亲我不打死你我就不姓江)



蓝涣:晚吟,听闻你近来相亲颇为不顺,江家也对主母一事略有着急,我瞧见那条件,不知可否……(选我选我*星星眼*)


江澄:好你个蓝曦臣,我江家的事还要你来管吗?不愧是泽芜君,泽芜天下是吧。你们蓝氏有主母吗?没有就别来说我。(你敢找你就完了!)



蓝涣:那……晚吟,做我蓝家主母可好,这样不就两全了吗。(期待又害怕,紧紧抱住江澄)



江澄瞪大眼睛,说着 “切,哪有人这么告白的,太蠢了”


然后,


紧紧回抱。


(来自某三姓男子表示:我从不立flag)








聂瑶


金光瑶:大哥,我这般管理聂家事务真的没问题吗?


聂明玦:无碍,我有时不及你的谋略。(阿瑶那么聪明)


金光瑶:可如此这般,我更是听说有的聂家门生都说我直接做这当家主母算了。(明晃晃的暗示)


聂明玦:这帮臭小子还敢议论你,皮痒了吧。说到这个,这些孩都贪玩的紧,还耍小聪明,我在就一个二个的刻苦练功,我不在了怕是剑都不拿。阿瑶你聪明,帮我想想怎么治治这些泼孩还有就是聂怀桑,我除了打断他的腿还真没办法治他,你有时间替我与他聊聊……(半大不小的事什么的真的好烦,还好有阿瑶)


金光瑶:这些都不是大问题,只是这大都是大哥你的家事,我去处理怕是不妥。(垃圾聂明玦,重点不是聂家主母吗!!!)


聂明玦:那便做我聂家的当家主母吧,方便!!!(揽过金光瑶的肩,脸超红*不知道瑶瑶看不看的见)


金光瑶感受身边骤然升高的温度,勾起一个真切的笑容,道,


“金某,荣幸至极。”


(头号瑶吹――聂明玦)







追凌


蓝思追:阿凌,这次夜猎你虽无大碍,但当时确不该那样莽撞,若是有个万一,我如何向江宗主,兰陵金氏交代。(都怪我,呜呜呜)


金凌:关他们什么事,我自己做的事,我自己可以负责了。(你个傻子,你自己出事就不是事了吗)


蓝思追:即使如此,你自己也要以自己为重,你这般,可叫我……(好心疼的,呜呜呜)


金凌:你个呆子!我这般还不是因为,因为,我喜欢你,行了吧,我喜欢你!(脸红暴,转身准备逃走)


蓝思追愣了一下,之后马上拉住金凌的手,往怀里一带,拥住少年纤细的身体,在他耳边轻声道,


“我也是,喜欢你。”


(我蓝忘机带出来的必须会呜呜呜)








薛晓


薛洋:道长,你还好吗?


薛洋:道长,洋洋想吃糖。


薛洋:道长,你还要睡多久?


薛洋:道长,我喜欢你。


薛洋:道长,你就理我一下吧,就一下也好。


……



























(真的)







……

晓星尘:唔,阿洋,你醒了。你刚才,在说什么。(刚睡醒的懵逼)


薛洋:无事,只是想起了很久之前的事,还有,我喜欢你。


晓星尘:你呀,我不是之前就说过了吗,我喜欢你,比你还多一点的那种。(脸红)


薛洋:那请道长再像之前那样喘着气同我再讲一次吧。(被子一掀,特不要脸)


(这次才不沙雕)






冰秋


冰妹:师尊,弟子日后不会再惹祸了,弟子也会如从前一般待你好,弟子……(该怎么说呢,嘤嘤嘤qaq)


沈老师:不是,你无事献殷勤,是不是有闯祸了。(不是吧男主,你好歹是男主耶,不会是又刷了什么奇怪的副本吧,不要啊)


冰妹:师尊,弟子斗胆,我想,一直和你在一起,我,心悦师尊。(嘤嘤嘤,准备了)


沈老师:哦,好啊。(只要不是什么大事,都没,呃,不对)等等,你,你……(不是男主,你不能弯我身上吧,我)


冰妹:师尊,嘤嘤嘤,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嘤嘤嘤。(一把抱住沈老师)


沈老师:没有,我喜欢你,嗯,喜欢你。

轻拍冰妹的背(算了算了,挺好的)







漠尚


漠北君:尚清华,你过来。


尚清华:嘿嘿,大王,你说,啥事?(不会是要打我吧)


漠北君:你刚才,可是在装可怜。


尚清华:没有没有(不是吧,一般儿子都不找打我的理由的,都是直接上)


漠北君:真的吗?(不是吗,委委屈屈)


尚清华:是是是。(怎么感觉儿子挺失望的)


漠北君:我也是,心悦你。(一把抱着菊苣)


于是,我们的尚清华同志就在几秒钟内经历了懵逼,想起自己的鬼话,懊恼,坦然接受等多个阶段,最后,用几乎不成气的声音道:“笨蛋。



(有的菊苣心里面儿子叫得很欢,其实表面上笑骂都不敢)





―――――――――――――――――――――――

我写了个啥,啊,我个垃圾求评论


你以为你足够了解那个人,抑或是爱屋及乌的喜爱那个人,但又真有几人能从那锋利伤人的目光中,触摸到那些点点碎碎的脆弱。
又能有几人能瞥见那人心中满满的关心与爱护。
就是这样一人啊,
有过年少轻狂,
有过家破亲亡,
明明坚硬锐利如剑
又柔软温和得似风。
━━━━━━━━━━
细眉杏目我真的尽力画好了
祝大宝贝澄澄生日快乐
(我知道是明天,但是我要上学+体考)
贺文我也不知道写什么,要不点梗吧。
(虽然已经有好多坑了,还是希望我下周有时间写)

如果我没回复什么,一定是上学不在

【曦澄】时光

*一篇小甜饼
*现代,年下,大5岁的那种
*私设里有年幼相识,后面再谈恋爱(大概青梅竹马)
*校园风(?)
*我女装还没有写,这里对夫人表示抱歉 @姑苏蓝氏云深不知处宗主夫人 但是下周就写(这是存稿)

正文

阳光懒懒的,洒进教室,清风微起,空气里是淡淡的青草的味道,窗帘被轻轻掀起,课桌整齐,外面是闹哄哄的人群。
一俊朗青年伏于桌上,闭了明目,大抵是应了那句好看的人睡觉都好看。
“蓝……臭小子,天还没入夏呢。在这睡觉也不怕凉。”江澄口里轻声叨叨着,蹑手蹑脚地走进教室。
江澄走到窗边将窗大部分掩住,再缓缓地移到蓝曦臣身旁坐下。
蓝曦臣竟是睡的极惬意的样子,像是有些疲惫了。
“好你个小兔崽子,晚上挺厉害的,还知道累。”江澄小声嘟囔用手指戳了戳蓝曦臣柔软而有棱角分明的脸蛋想要戳醒他。
见他还不醒,江澄竟轻笑一声,鬼使神差地轻点了那柔软一下。
笑意在脸上化开。就像偷吃了一颗糖,甜到了心里。很甜,蠢货,江澄心里默默地想。
见他毫无醒的兆头,江澄终是狠下心来推了推他。“蓝涣,别睡了,感冒了我可懒得照顾。”
蓝涣觉得自己好幸福,醒来就看见自己的爱人逆着夕阳的余光,在自己眼前明亮的模样。
“晚吟……”
“真是的,怎么在教室睡,生病还得我照顾。”窃糖的喜悦未过,在蓝涣看向江澄那刹,江澄就绯红了耳朵,扭头不看他,“走了,回家。”江澄站起身,准备离开。
“嗯,晚吟,回家。”蓝曦臣起身跟上。
“没大没小的,得点甜头就上天了,哥哥都不叫了。”江澄对这个新的称呼还是有些不习惯的,至少少有人晓得他那女气的小名。
“好的,晚吟。”蓝曦臣的笑本是温润的,此时却笑得像个傻大个。
“欸!干什么!”蓝涣忽然从后抱住江澄的腰,惹得江澄惊叫一下,声音不大还好没引起什么目光。
夕阳快要落山,街上行人还算少,江澄用力推了蓝涣,也不见他松开,就说:“这是在外面,有人的,你不要脸我还要呢。”这大抵是江澄最温柔的劝解了。
“晚吟,一会儿就一会儿,一会儿就好了。”蓝涣说着,还蹭了蹭江澄的脖颈。
“唉,真腻歪啊,一会儿哦。”江澄对蓝涣这个弟弟真是越长大越没有抵抗力,更何况那热息喷在他脖上,就叫他没了力气。
“喂,今晚上吃什么呀?”江澄猛然想起这事来。
“随便,晚吟做的我都爱吃。”蓝曦臣调笑着,想他的晚吟大概又要羞一阵了。
“恶心不死你,别叽叽歪歪的,走快点,天要黑了。烦人玩意儿。”果不其然,江澄的耳垂飞快地染上一层红色,加快了脚步,逃出了蓝曦臣的“熊抱”。
“嘿嘿,晚吟等等我。”蓝曦臣快步跟上。
……

夕阳美的憾人,残余的阳光也不那么凄绝,时间变得美好而安详了。


【曦澄】苍天,我们老师想泡我们教官肿么办

此乃正文
*老师涣×军官澄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注意ooc,背后的故事我哪次发个大纲有时间写
*现代
(1.1)
“浪如山雨如针都随风起,海的尽头住着你,天问用双手换双翼可否愿意,我放下双手陪你……”
嘹亮的歌声在操场上回荡,还有些许杂闹的笑谈声,在这片不大不小的地方,充斥着青春和阳光的美好。
当然,还有狗粮的芳香……
“晚吟,累不累啊,喝点水不……”
“这才哪到哪,你小声点,别被那群小崽子听见了。”
“没事,这么远,听不见。”蓝曦臣双手缠上江澄的腰,搂了搂。江澄推了一下蓝曦臣,脸色微红,准备逃脱往操场走。
〔哼,看不见,看不见个鬼,冷冷的狗粮在脸上胡乱的拍;蓝老师我看你平时款款温情的,怎么碰到江教官就发生了物理反应这么不要脸了,虽然长得帅的不叫不要脸叫撒娇还是不能忍好嘛〕
〔啊,你问我是谁?woc你怎么进我的心理对话框的。〕
〔我叫李大转,是高一二班的一名坚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三好青年,对于我们班的这对令人艳羡的(gou)情侣,我当然是祝(tu)福(cao)〕
说到这个江教官,我其实最初是怕的。毕竟他长得是真好看,性格又是真不好。我们可真是被他骂了足足五五二十五次,他也有站军姿,立卧撑,平板支撑,蹲马步等一系列折磨我们的方法。可他的心软还是为我们班女生所窥见。由此,我们才发现,只要不是严重错误,和他开玩笑,玩耍,他顶多骂我们。这样傲里傲娇的教官真的好可爱!!!
    其实,最开始我们只是认为我们蓝老师对江教官有意思,毕竟江教官看起来好像真和蓝老师不熟的样子。
    不过呢,直到一天,我们还在苦逼的站军姿,我清楚的感觉到我小腿的抽抽。蓝老师猛地从后抱住江教官,江教官当然是猛地挣扎,可是不知蓝老师伏在江教官的耳边说了什么,反正我看蓝老师表情似乎有点委屈。
然后,然后江教官叹了口气,伸手捏了捏蓝老师的脸。虽然江教官略显嫌弃,但我们班的同学们还是发出了猛兽般的惊叹声。
“吵什么吵,接着站,站不好就出列做平板支撑!”看满脸红晕(羞涩)的江教官骂人也是很满足了。
(1.2)
其实,江澄是很生气的,最初去蓝曦臣学校当教官他是不准备搞什么幺蛾子的,以为顶多可以一起上下班。可是蓝曦臣这么一闹,他还真跟蓝曦臣教一个班了。
本来他是准备树立一个严肃霸道的形象的,所以就就更蓝曦臣刻意保持一点点距离。谁知道这玩意完全不打算掩饰。
当时蓝曦臣抱江澄,江澄超生气的了,当即想一个过肩摔。不过在蓝曦臣把头靠在江澄的肩上,热气喷在江澄脖子上,江澄全身一个寒战,僵了僵。然后就是蓝曦臣低沉而且委委屈屈的声音:“晚吟不喜欢我,都不承认我。”
江澄觉得奇怪,自己都没气愤够呢,他倒先委屈上了。不过自家老婆(gong,我是被逼的),当然是自己哄了,只得伸手嫌弃地掐掐脸。
唉,男人。
(2)
我叫李大转,是高一二班的一名坚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三好青年。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最近这么好运(倒霉),逛个超市都能遇见我的老师,哦,还有教官。

我看见蓝老师一只手半搭在江教官腰间,另一只正看着两包百奇。
然后扔了一包草莓味的,推着车走了(我猜是江教官喜欢)。
接着他们径直去了买菜区,我当然义不容辞的跟上。
江教官就瞪着蓝老师拿着两根苦瓜往车里放,接着蓝老师满脸宠溺的拿了出来,放回架子上。
“晚吟,苦瓜清火。”
“嘁,要你管。”
……
后来,他们付款,只见蓝老师飞快地往购物车中丢了个东西。然后江教官的脸迅速的红了起来,em,就是,哎呦,我一个才二八年华的花季少女怎么跟你们讲嘛。
哦呦,我东西还没买呢,不说了,狗粮涨得慌。
――
不知道还写不写,我今天在线沙雕
(评论跟我玩)

200了,虽然,我之前的都没写,可是这周我终于月考完了,闲,点梗吧,小可爱们,我这周写论坛体(这个flag立得毫无疑问)

【曦澄】苍天,我老师想泡我们教官肿么办(序)

很短,最好等正文(怕被打的怂腰)
教官澄×老师涣
大家中秋快乐哦!
(这只是个序,正文我是真没时间写了)
我国庆会写正文,你们凑合着看吧。
论坛体的点梗的话,我国庆会试试。
――――――――――――――
“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朗朗书声整齐而有气无力的叫嚣着。啊,这漫长又困倦的早读。
“咳咳。同学们,停一下。这个,你们马上就要军训了。我年纪大了,这次又受了点伤,你们有了一个新的班主任老师,就是物理老师蓝老师。我继续教你们的数学,但不是班主任了。”游老师喉咙嘶哑,又拍拍手说“那,我们欢迎蓝老师,咳咳咳。”
“大家好,我给大家也上过课,就不自我介绍了,希望我们能好好相处,你们也能好好学习。”蓝老师温柔的嗓音带一点严肃又在满脸的笑意下显得不那么吓人。

这是蓝老师的带给我的第一印象。(毕竟,我怎么会听物理课)




说到这位蓝老师呀,那可不得了。光风霁月,温润如玉,谦谦君子,高大挺拔,长了一张(哎妈,那叫一个)好看的脸。(传说)是我们云深学院的校园男神。性格也是超好,也老厉害了。就算顶着那张含笑款款的脸也把我们收拾得服服帖帖。

可是,


这一切的假象都在我们军训开始之后,
教官出现之后,


变了,


蓝老师,你要冷静啊啊啊。

                                  ――一位不愿透姓名的学生的自述(tu cao)


――――――――――――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原谅我,作业太多,1551
(在重庆一中的势力下顽强生存)

记得点梗哦,小可爱们。
我中秋回来写

我只是上了个学,什么都没干,但是还是要谢谢你们。真的,我这样一个咸鱼。有人喜欢我,我真的好开心。
刚拿到手机,就翻粮吃,没瞧见,所以,小可爱们,点梗吧。
cp最好是曦澄,其它我可能不知道能写成什么样(曦澄也没多好)。
小甜饼吧,车的话我可能会写的少。
超爱你们哦😚😚

【曦澄】醉酒(发疯)涣

*点梗文
* @黑猫 (虽然我不知道太太为什么这么信任我)
*沙雕文笔(我不知道我写了什么玩意)
*ooc我的锅
*私设还是已经在一起,那什么双杰还是双杰(友情)
*这篇文不存在雅正,一丢丢的忘羡没有tag
┈┈┈┈┈┈┈┈┈┈┈┈┈┈┈
这天,蓝曦臣同忘羡二人和蓝家小辈们一起去江家地界边夜猎。然后碰到了同样来夜猎的金凌和江澄。有他们在,随便抓一个出来什么样的邪祟都不是事儿。
于是,江澄作为江家家主当然是要尽地主之谊请他们到莲花坞设宴吃饭的。
“哎呀呀,果然还是莲花坞的菜合我口味,是不是呀,澄澄。”魏无羡朝江澄飞去一个讨好的眼神。
“吃你的饭吧!”江澄甩去一个眼刀,又叹了口气,“你们今晚就住吧,我可没钱付客栈房费。”
“真的?!”
“好好吃饭!”
“哦。诶,阿澄啊,有酒没?我喝点呗。”
“要求真多,叫人去拿了。”
“嘿嘿,阿澄你也喝点,蓝家的我就不指望了,金凌你要不要尝尝……”
……

宴席终于到了尾声,天色已晚,大家也准备各自回房睡。
魏无羡酒量好,喝了许多都还清醒,准备带蓝二出去玩耍。
金凌喝得烂醉,被蓝思追扶着去了客房。
江澄就比较惨了。刚才魏无羡死皮赖脸的灌了蓝曦臣一杯,最开始蓝曦臣还是要面子地撑着不倒,这人一走,整个人就往江澄身上砸。
江澄扯着蓝曦臣往宗主小院走,又觉得后面有什么东西。往后一看,竟是仙子。许是一直呆在后院,寻着气味来的。

好不容易到卧室前的小院,江澄松了一口气可身上压着人就悠悠转醒,江澄刚想说什么,就听见蓝曦臣的声音。
“晚吟!!你真好看!!”
江澄被下了一跳,才缓过神来,蓝曦臣又跳出一句。
“晚吟!!只愿君心似我心,我喜欢你!!”
“我知道,你可闭嘴吧!”
“晚吟!!我对你的爱日月可鉴,天地可证!!!此情此景,我要吟诗一首。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不!!此爱绵绵无绝期!!晚吟,你怎么不理我!是太感动了吗!晚唔……”江澄眼疾手快地捂住蓝曦臣的嘴才止住了蓝曦臣呼之欲出的吼叫。
“闭嘴!我只是……只是在想现在和离还来不来的及。”江澄听他叫的,脸黑了几分,可见他这般模样,有起了玩心。
“为什么!!晚吟,你不爱我了吗……”蓝曦臣的声音越说越小,抱着江澄的腰,带有几分委屈地看着江澄。
“哼,不爱了!爱仙子算了,人家仙子都知道摇尾巴伸头把毛耳朵给我揉,逗我开心。你连毛耳朵都没有。”江澄忍着笑意,觉得这样的蓝曦臣可爱的紧,就一本正经地调逗着他。
“哦!!!我知道要怎么让晚吟爱我了!!!”蓝曦臣仿佛恍然大悟,都好像眼睛发光了。松开江澄就朝仙子跑。仙子以为是跟它玩,就没跑几步就在蓝曦臣身旁跳来跳去。
说时迟那时快,蓝曦臣猛抓住仙子的前爪就把它往背上放。仙子一条半人高的灵犬,被蓝曦臣背在背上,两只前爪被蓝曦臣抓着搭在蓝曦臣肩上,后脚无助的踢着蓝曦臣的腰腿。仙子有灵性不敢做什么,只好懵逼的被这样架着。
蓝曦臣就这样跑到江澄面前。大吼一声。
“晚吟,我心悦你!!!”
说完就把自己的头往江澄脖颈里蹭。蹭完还说:“晚吟我有毛耳朵了吗!!晚吟爱我了吗!!”
“蓝,蓝曦臣,行,我爱你还不行吗。你先把仙子放下,等会儿有人来了。”江澄无奈又想笑,朝蓝曦臣说。
“真的!!我要告诉忘机!!”说着就继续背着仙子往外跑,还不忘叫声“忘机!!”
“woc,蓝曦臣,回来!别再出去丢人!”江澄马上跟上去,结果不小心扯到蓝曦臣的抹额,一下就落了下来。

蓝忘机正在听魏无羡讲他小时候的事情,然后就在准备豁出面子和羡羡来个法式亲吻的时候,兄长出现了。
哦,不对应该是没有抹额还背着一条,,,狗的兄长。紧接着是后面跑得气喘吁吁的拿着兄长抹额的兄嫂。
“哈哈哈哈哈哈,大哥你怎么了。这是什么,狗?!啊啊啊啊!!!啊啊!!狗,二哥哥!狗,狗!!!啊啊啊!”魏无羡快速往蓝忘机身上挂。蓝忘机搂紧魏无羡的腰。
“忘机!!晚吟说他心悦唔唔啊!!”蓝曦臣被江澄黑着脸捂着嘴往回拽。
“他喝醉了。”江澄快速解释,并直接一个手刀把蓝曦臣拍晕。
“嗷呜”没了抓住它的力道,仙子一下就从蓝曦臣的背滑落到地上,痛苦地呜咽一声。
江澄像拖米一样拖着蓝曦臣回了卧室,仙子讪讪地跟在后面。

“完了,这傻子丢脸丢大了。”这是江澄入睡前的最后一句话。
┈┈┈┈┈┈┈┈┈┈┈┈┈┈┈
番外:
        第二天早上……
        (我怎么会写番外,你们可以自行想象)

蓝涣:晚吟,为什么忘机看我的时候表情这么怪异。
江澄盯着面无表情的蓝湛,嘴角抽了抽。
“可能,因为爱情吧。”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写的时候满脑子都是蓝大扛狗子,我不行,哈哈哈哈哈。